深夜释放自己ios污版下载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是啊,是啊,这车子二百万呢!”

“也不知道是那个大佬开的这个车,太有钱了,太牛逼了!”

“若是我长大了能开这样的车就好了!”

几个初中生,围着汽车转来转去,摸这摸那,眼睛里面都是新奇的神情。

只有王小小眼巴巴的站在那里,向四周围打量着。那个林宇航一看见这个车子,就吓的哧溜的一下跑了……

“怎么了,小小!”凌馨儿从单元里面走出来,站在了王小小的身边:“你叔叔还没有来吗!”

“他的车子在这里,可是人却不见了!”王小小看着周围。

凌馨儿明显没有想到王小小的叔叔竟然开玛莎拉蒂总裁,这车好贵呢,想想白天见到的那个形如**丝的年轻人,怎么都不象是开玛莎拉蒂的。

忍不住地就问了一句:“小小,你叔叔是做什么的呀!”

“我也不知道!”王小小歪着脑袋想了想。

“那你们家在哪里住啊!”凌馨儿问道。

吐舌搞怪美女飘逸长发清凉背心户外嬉戏写真图片

“好像是锦绣华城!”王小小回答。

“嗯!”凌馨儿点了点头。

锦绣华城的房子可贵了,没有想到形似傻子的王小小竟然有一个挺有钱的叔叔……

“小小!”高明远急忙从暗影里面走出来。

“叔叔!”王小小急忙跑到了高明远的身边。

“今天小小表现怎么样?”高明远问着身边的凌馨儿。

“还不错,刚刚放学之前,我考他们数学,小小竟然打了四十分!”凌馨儿道:“你知道,小小以前的基础实在太差了,四十分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这个提高蛮大的!”

“嗯!”高明远点了点头:“有提高就好,麻烦凌老师了!”

“我……”凌馨儿真的很像和高明远说,她似乎在那里见过高明远。

不过一想到人家开的是玛莎拉蒂总裁,而自己呢,又刚刚离了婚,所以还是少接触吧!

因此,话到了嘴边,凌馨儿又咽了回去!而高明远呢,他则看了一眼凌馨儿。

两次接触,他曾经用过一次透视异能,而就是那一次他发现在凌馨儿的口袋里面装着一个离婚证。

这样看来,凌馨儿和那个李子风还是结婚了,不过好在又离婚了。

这样也好,李子风是一个玻璃,不可能带给凌馨儿幸福,离了婚之后,凌馨儿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既然危机已经不存在,他也就没有再去和凌馨儿相认。

想到这里,高明远就想要离开,哪知道这个时候,好似不死的,旁边竟然过来一个胖乎乎的大婶。

那个大婶一看见凌馨儿就急忙凑合过来老神在在第道:“怎么样,馨儿,我没有说错吧,你和你家内口子过不长的!”

高明远都要上车了,一听这话就听在了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听这大婶的口气和李子风有几分相似啊,该不会是一个神棍吧!

凌学姐竟然相信这一套?

“李婶!”凌馨儿一看见那胖乎乎的大婶,便满脸忧愁的转身看着她道“还真的叫你说中了呢。”

“那是了,我李铁嘴,看人是绝对不会错的!”那个大婶走过去捏住了凌馨儿的手道:“而且我还断定,你和你家内口子结婚半年,他连碰都没有碰过你,你现在还是个处,对吧!”

“大婶,你快别说了!”凌馨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拉着那大婶就走到一边去了。

高明远一看这是要避着自己啊。

若是别人的话,他才懒得偷听呢,不过这凌馨儿是自己学姐,他可不能让她被这些江湖神棍给骗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进入车子,然后发动了车子,走了不到一米远,却又拿出电话放在耳边,一副打电话的样子。

其实他却是在偷听那大婶的谈话呢。

两个人虽然离着他足足有三米远,但是凭他的耳力,这么点距离还真的不算什么。再远一点的距离他都没有问题……

“大婶,真的叫你说中了!”凌馨儿羞涩地道:“我家内口子,从结婚开始就没回过家,我这半年就见过他一次人影,还是离婚那天,唉,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说道了,命怎么这么苦呢。”

“唉,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不信啊,闺女,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那个大婶用和蔼的目光看着凌馨儿。

“为什么?大婶你就别卖关子了,指点我一下!”凌馨儿焦急的看着那个大婶。

“告诉你吧,你天生克夫命啊!而且你这命里面还带着给人家作偏房的意头,不好啊!”那个大婶伸捏着凌馨儿的手翻来覆去的看着:“你看看你这命运线,多坎坷啊,而且,你告诉大婶,你是不是……”

说着那个大婶凑合到凌馨儿的耳朵边上用极低的声音道:“白虎!”

“哎呀!”凌馨儿一听,顿时整个人都娇羞无比:“大婶你说什么呢?”

“你大婶这双眼睛可是开过光的,在我面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隐瞒得住,而且咱们都是女人,害羞什么啊!”那个大婶怡然自得。

“所以,我告诉你,你家内口子,结婚的时候原本是没问题的,但是和你结婚之后,就病了,他哪方面彻底废了,所以不得已才和你离婚的!”

其实这大婶早就盯上凌馨儿了,有一次还和她一起去女浴池洗澡,所以根本不是算出来的!

“唉!”凌馨儿一听,顿时流下了眼泪:“是我害了他!”

这边的高明远一听,恨不得下车扇那个大婶几个耳光,这个二货满嘴放炮,李子风的那种功能齐着呢,只不过这厮是个玻璃,娶了凌馨儿其实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而现在这个大婶却说成是被凌馨儿给克的。

简直了!

不知道为什么,高明远总觉得这个大婶不怀好意,该不会这个家伙是帮谁拉皮条的吧!越看越像啊……

当下他就留意上了!果然,接下来,那个大婶道:“闺女,你这种命呢,必须破一下子,否则真的后半生都这样了,我这里有破的办法,你要不要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