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看小视频app

“们从哪弄来那么多野味?”维夙遥很好奇,昊天山下驻扎了几万武林高手,附近一带的野味几乎被他们猎光,亏周兴云还能找到抓到那么多野禽。

“去问她。”周兴云指了指小树屋,只见筱箐大姐吃饱喝足,正窝在里面憨憨大睡。

莫念夕把预选赛时,周兴云藏在狭缝洞穴的垫子拖到小树屋,现在小屋子舒适暖和,谁睡谁知道。

前阵子,周兴云把昊霖少室掌门送他的百年陈酿,赏赐给筱箐,结果大姐认为,如此极品美酒,没有伴酒菜,喝了岂不可惜。

于是乎,筱箐协助周兴云向穆寒星提亲后,立马就转战山林,赌上绝顶高手的实力与尊严去觅食,挖地三尺把残喘的野生小动物赶尽杀绝。

如今筱箐大姐得偿所愿,吃到周兴云特制的荷叶鸡,喝到百年极品美酒,已经醉生梦死的安息了。就连南宫翎也因此受益,分享到美酒与美食,安静闭目养神,没动刀子找娆月麻烦……

“明天的比赛,们打算怎么应对?”维夙遥张开小嘴,非常愉快的享受着周兴云喂食,与下午擂台比赛,拒绝周兴云时的态度呈鲜明对比。

败者组复活赛的规则,与今天的正规淘汰赛不同,落败的九百多名武林新秀,将集中在一个平地擂台,进行门徽抢夺战。

坚持到最后的28人,即可晋级128强单挑赛。

周兴云武功不强不弱,蓄意对付他的人多不胜数,维夙遥真的很担心他安危。

“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也没具体计划,走一步算一步吧。”周兴云很随意的回道,少年英雄大会对他而言,说重要不重要,若非伊莎蓓尔太诱人,他想成为玄女姐姐的未婚夫,胜败对他而言真无所谓。

尽管伊莎蓓尔提出的未婚夫,只是个虚名摆设,但是周兴云还是很想争取。

清纯少女户外写真 迷人笑容秒杀无数宅男

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推倒美女也要按部就班进行。等到他媳妇熬成婆,当家做主称霸王,看他不百倍奉还,把伊莎蓓尔圈来又圈去,干得她一年三百六十七天下不了床。一年内要是无法完成任务,他就来年接着干,直到达成指标为止。

“今年的复活赛,可是史上最强败者组,不怕吗?”穆寒星心满意足的靠在周兴云心堂,他明明能赢比赛,结果却自降败者组,为她寻仇,扬言要报复陡魏等人,若非怕维夙遥等女吃醋,她真想好好与周兴云亲密一番。

“有什么好怕的,有陪我,我死而无憾。”周兴云那张嘴还真犀利,哄得穆寒星双眸迷离,有点情难自抑。

“亲,需要帮忙吗。”娆月突然打扰,说明她可以像在苏府时那样,用蚕丝木偶术控制周兴云,让他使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玉女剑法鏖战败者组。

“不要!”周兴云坚决不耍娘娘腔剑法,上次虽然击退了老驼子,可也把他恶心坏了,就连水仙阁的宁香夷,都不忍直视他这位救命恩人,可想那剑法有多毁三观。

“三师兄,今晚不是约了二师姐吗?”吴杰文小小声提醒,本来他不想说,无奈下午的时候,唐远盈百般求他,要他记得提醒周兴云,晚上不要忘记去南边的小河阶找她。

“错,不是我约她,是她约我。”周兴云严正纠正,同时一个劲眨眼,示意吴杰文别把这事说出来,免得让维夙遥听见。

周兴云计划过阵子,以去河边洗澡为由撤离小树屋。

“有只禽兽要去河边与狐狸精幽会呢。”娆月如同小学生向老师打报告,优哉游哉的揭穿周兴云小秘密,让他的原定计划胎死腹中。

“咳哼,二师姐好像有事找我商量。”周兴云赶紧坦白。

“她找什么事?”维夙遥皱起眉头,相信周兴云身边的女人,均对唐远盈很不满,否则穆寒星又怎会出手教训她。

说真的,维夙遥不在乎唐远盈那未婚妻的身份,只是唐远盈以前对周兴云的态度,让她很不舒服。

“我还不清楚,她以前从不主动找我谈话,估计伯娘又逼她来讨好我。”周兴云耸了耸肩。

“兴云师兄真的认为她是被逼嚒。”许芷芊早已察觉,预选赛结束之后,唐远盈的行事作风大不如前,对周兴云的态度也有所改观,根本不像被人逼出来,不得不讨好他。

“那个……不管们信不信,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周兴云道貌岸然的搪塞,反正他这么说不算骗人。要不是伯娘逼着唐远盈,前阵子她也不会向他屈服,当然,现在唐远盈或许察觉到他挺优秀,所以盘算嫁给他也不坏,约他今晚谈谈心,表明她不会再抗拒他。

“亲,告诉个秘密,那贱骨头没有守宫砂呢。”

“哈?难道我二师姐和别的男人苟且!”周兴云面色瞬间黑了下来,唐远盈真要和别的男人有一腿,他绝必不把她当人看。

“问我呀。”娆月莞尔一笑,真相只有她晓得,周兴云哄她开心,她就告诉他怎么回事……

晚上九点半左右,周兴云向美女们请辞,独自离开小树屋前往小河边应约。

维夙遥、穆寒星、许芷芊虽然有些不乐意,但周兴云晓之以理,尽管唐远盈有点任性,以前瞧不起他,总想办法刁难他,可唐彦忠夫妇对他关爱至深,从小就宠溺他,护着他,所以…不看僧面看佛面,周兴云必须适当的处理好和唐远盈之间的关系。

当然,唐远盈出落得冰清玉洁,实乃难能可贵的美人,也是不可缺乏的原因之一。

周兴云实际想法,与其让唐远盈成为别人家的美妻,不如把她收入府邸天天蹂躏。让那眼高于顶,曾经那么讨厌他的二师姐趟定床上,永无翻身之日,这才是正确的报复姿势,哇哈哈哈哈……

只是上诉想法,周兴云绝不会让自己以外的人知道,否则要出大事。

听完周兴云解释,少女们姑且体谅他,准许他去找唐远盈。只不过,周兴云必须在子时前,也就是11点前回到小树屋,不准和唐远盈在外面过夜。

尽管维夙遥等女都相信,周兴云没那个胆子和唐远盈发生关系,可她们也相信,若不规范一下大色狼,他绝对有可能经不住魅惑,肆无忌惮的威胁唐远盈,搂住美女睡大觉。

娆月已经把唐远盈的情况,完完整整告诉周兴云,如今他正好拿这事做文章,让唐远盈无条件屈服,老老实实跪舔.他。

哼着轻松的曲子,周兴云来到小河阶。今晚他答应唐远盈,来河边赴约,除了降服美女以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战术部署。

周兴云虽然跟维夙遥讲,明天的败者组复活赛,没有应对之策,可真要想办法,也不是说束手无策。

什么样的敌人最可怕?除了猪队友以外,防不胜防的敌人最可怕。尤其是突然倒戈的敌人。假如唐远盈今晚确实有意悔改,真心诚意的向他投诚,明天的败者组复活赛,可就有陡魏他们好受了。

晚风清凉冰冷,河水川流不息,明亮的月色映照在水面,荡漾粼粼微光。周兴云来到小河阶,一时间被眼前的画面美呆了。

唐远盈身着淡黄色轻纱衣裙,柔顺长发齐腰,左边耳后旁扎着一束马尾辫,白璧无瑕的鹅蛋脸,精美绝伦的五官,在暗淡月光下美如画卷,让周兴云瞬间失魂,看得如痴如醉。

唐远盈确实颇有姿色,否则怎能诱使刘瑜飞等人讨伐周兴云,周兴云曾经对她百般忍让,还不是因为她美煞天地。

今晚唐远盈显然有备而来,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发型也是周兴云喜欢的那种。

唐远盈记得很清楚,每逢她这般精心化妆,周兴云都会直勾勾盯着她,想方设法讨好她。上次去苏府参加寿宴,他还买了枇杷给她吃……

唐远盈站在河边等待,相信只要周兴云来了,定会被她迷住。她现在害怕的是,周兴云连来都不肯来。

“谁……呜!”

唐远盈忽觉身后有人,略显惊讶的回过头,只是,当她看清来人是周兴云的时候,小嘴已经被严实封住。

周兴云看到装扮漂亮的唐远盈,毫不客气的走上前,猛地抱住少女就是强吻。反正他基本摸清唐远盈根性,对她不用客气,越是霸道她越听话……

果然,唐远盈象征性的推了推,便不做反抗,甚至有点害怕周兴云动粗,小心翼翼的回应他。

“师弟别这样,要让外人看见的话……”唐远盈怯生生的望着周兴云,嘴上说是这么说,可却没有一点挣脱拥抱的举止。

“找我做什么?”周兴云内心躁动不已,表面却保持冷漠态度。唐远盈真是天生丽质,不枉他以前那么迷她,少女清香的味道令他呼吸浑浊。

“我,我想向道歉,以前我对做过很多过分的事。”

“还有呢?”

“还有……我愿意嫁给。”

“现在愿意是不是太晚了?”周兴云稍微用力的推开唐远盈,让少女产生他会始乱终弃的想法。

“不晚!抱过我,亲过我,我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