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实验研究中心下载

说曹操曹操到,就在陈文泽和莫莉在办公室里谈到张海明的时候,陈文泽的手机忽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电话是王波打来的,张海明刚刚回来,问陈文泽去了哪里…

陈文泽看了莫莉一眼,莫莉微微点头,陈文泽马上说道:“王波,麻烦你和张经理说一下,我在莫经理的办公室。嗯,请他来这里吧,正好有些工作莫经理想和张经理沟通一下。”

电话另一端的王波暗暗咋舌,瞧瞧陈文泽这个新丁混的有多好,顶替了张海明的经理位置不提,现在都和莫莉搞到一起去了。

莫经理那是谁,绝对堪称整个恋纯公司所有男性的梦中情人啊!

“好的陈经理,我这就通知张海明去你那边儿…”

挂断电话后陈文泽微微一笑,王波是个聪明人,喊自己陈经理,称呼张海明则是称,他这次在借此机会和自己表态以示亲近啊!

“看不出来你还颇有几分御下的手段。”

见陈文泽把手机挂断后,莫莉冷笑一声缓缓说道:“你是用什么手段把王波给收服了的?”

“还需要使手段么?”陈文泽得意洋洋的晃了晃脑袋,然后轻笑一声儿,“不过王波可能注定要失望了,销售部的经理只会是张海明,现在是他,以后也是他。”

“对啊,你都成副总了,更是海总面前的第一红人,一个销售部经理的位置怎么能入得了你的法眼?”陈文泽话音刚落莫莉就是冷嘲热讽了一句,压根儿就没拿陈文泽这个副总放在眼里。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这位年纪比自己小将近十岁的大男孩对话,莫莉总是感觉忍不住的生气。陈文泽寥寥数语就能点破问题的本质,这让性子一贯好强的莫莉非常不服气!

如梦如幻清纯美女好似梦蝶恋花

她就是想看看,很稳重化解尴尬的本领是不是也这么强。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毛头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历来的这么一身功夫…

尤其是陈文泽还是一个完人,理科高科市第二,复兴大学的准大一新生,几乎是注定了未来前途风光无限,可现在却偏偏跑来恋纯公司当一个业务员,而且还做成了最出色的业务员!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都让莫莉对陈文泽充满了好奇,现在海云走了,把偌大个明珠市分公司扔给他们两人,莫莉也想好好看看陈文泽到底有几斤几两,能把公司给做成什么样子。

张海明来的很快,陈文泽挂断电话没多久,莫莉办公室的房门就是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

随着莫经理的一声请进,数日不见的张海明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哈哈,文泽啊,恭喜恭喜。”

张海明打着哈哈朝陈文泽伸出手,“哥哥早就知道你小子是个人才,不可限量,现在看来我的眼光还真是准!”

“海总已经把事情和我讲了,供销社可是个大客户,你能顺顺利利的拿下来足以证明你的能力。我张海明不服别的,就佩服有能力的人,今天晚上我做东,咱们不醉不归…”

陈文泽也万万没想到,和张海明再次见面竟是以如此方式作为开场白,不得不说这也是张海明的人格魅力!

“张哥,我也是运气好,碰上了。”

陈文泽站起身笑呵呵的与张海明寒暄了起来,莫莉就那么静悄悄的坐着,看着这对儿兄弟表演。

“莫经理,不知道你喊我有什么事情?”

寒暄过后,张海明看着莫莉开口了,平日里他和莫莉的关系就很一般,要不是海云从中协调,情况只会更加的糟糕。

“海总应该给你打过招呼了吧?”莫莉也懒的和张海明多废话,直接点明主题对张海明说道:“以后两个公司的业务部门都归陈文泽调度,有什么事情直接和他汇报就好。”

张海明点了点头,“这个你放心,那是我和文泽之间的事情,与你没有多大的干系。”

陈文泽微微一怔,自己第一次来设计部和莫莉相遇的时候,就感觉张海明和莫莉之间似乎有什么隔阂。当时他把这种隔阂归纳为两个部门之间的事情,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简单啊!

对于张海明的这个反应莫莉似乎早有准备,今天让张海明过来不过就是例行公事罢了。

“好了,二位没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出去了。”

莫莉低下头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张海明更直接,拉着陈文泽就是直接离去…

“张哥,我怎么感觉你和莫经理?”

从办公室出来以后陈文泽还是问了一句,不管怎么说大家都在一个单位,老师这么闹下去的话,对公司的稳定团结也不利啊!

再说了,张海明和莫莉都是部门经理,长时间发展下去对公司的影响会非常的大。陈文泽本着关怀公司的缘故,也想尽量帮着二人调和调和。

“没什么老弟,这个事儿说来话长,也都是些陈年烂谷子的旧事儿,不提也罢。”

很明显,张海明并不想对陈文泽聊他和莫莉的事情。

陈文泽叹口气,他已经问过张海明,人家不说他也没办法,看来等海云回来的时候,自己需要和她好好了解了解了。

“在我回来之前海总和我打了招呼,以后两地的业务部门都由你统一领导。”张海明一边儿说一边诧异的看了陈文泽一眼,说实话,到现在他也想不明白陈文泽到底给海云灌了什么**汤。

“张哥,以后咱们就更要并肩作战了。”陈文泽微微一笑对张海明缓缓说道:“你可得多多帮我,咱们齐心协力把恋纯的业务做好。”

“文泽,你尽管放心。”张海明把胸脯拍的砰砰作响,“我是恋纯的老员工了,跟了海总有好些年,恋纯就是我的家。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担忧,在我这里都是不存在的…”

陈文泽诧异的看了张海明一眼,张海明笑呵呵的说道:“文泽,我大你个十几岁,一直托大给你当哥。”

“今天我也和你说句实在话,这些年我走南闯北的见过不少人,但是能在你这个年纪就有你这般本事的,你绝对是我见过的头一个,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所以哥哥也相信你,在你的领导下咱们的市场一定能够越做越大。海总对你有信心,我相信她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