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黄视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迎面而来是危险的气息,沈清依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怯怯的唤他,“景承······”

眼前的这个女人让贺景承陌生,这娇弱懂事的外表下,到底藏了一颗多么歹毒的心?

她是,她妈也是。

忽然贺景承笑了,眉目却愈发的深沉,太阳穴的青筋暗暗的跳动,他望着沈清依,对着电话说,“那个男人死了没?”

严靳一时间没想起来,贺景承忽然来这么一问,缓了一下才理解贺景承问的是谁,“没,身体不大好。”

“养好点,送给她。”

严靳差点没站稳,贺景承什么意思?

要将那个男人送给刘雪梅?

这要是真的睡了,很可能就会粘上艾滋病的,这病沾上就别想好,而且命不长。

严靳拿不准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小心翼翼的又问了一下。

“她女儿找的人孝敬她,不是很好吗?”贺景承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别的风轻云淡,好似在谈论明天吃什么一样。

粉红色少女情怀

沈清依不大明白贺景承说的什么,“景承,说的是什么啊?”

这次沈清依和刘雪梅做的事没商量,沈清依想着为弟弟和妈妈出气,也想弄死沈清澜夺回贺景承,但是刘雪梅精神不好,她便自己偷偷寻的人,设计的毁沈清澜的阴谋。

刘雪梅也是没说,但是背地里也是想替儿子女儿出气。

贺景承笑笑是释然了才有的轻松,“沈清依我对仁至义尽,们不仁,也不要怪我不义。”

沈清依听的云里雾里,不明白贺景承话的深意。

“哥······”贺莹莹想要为沈清依说话,但是贺景承投来的警告目光让她闭了嘴。

医院,沈清澜晚上才醒,一睁眼就看见念恩趴在床头,很早他就等在了这里,想要第一个看见妈咪醒来,因为个子不够高。就双脚蹬着椅子趴在床头。

沈清澜醒来第一眼看见念恩,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有没有伤到,念恩摇了摇头说,“没有。”

“妈咪饿了吗?”

沈清澜愣了一下,耳边不断回想起念恩叫的妈咪两个字,眼泪没任何征兆的落了下来,这句妈咪,她等的太久,激动,喜悦,各种情绪交织在心头。

因为伤在背上,沈清澜是侧着身子躺着的,和念恩面对面,伸手覆上念恩的脸颊,念恩伸出软软的小手,握住沈清澜的手,又叫了一声,“妈咪。”

“嗯。”沈清澜轻轻的应了一声,哽咽的唤他,“念恩。”

就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蕴藏了她所有的感情,所有对念恩的爱,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用力的眨着眼睛,想要把念恩的模样看清。

“妈咪不哭。”念恩伸出小手给沈清澜擦眼泪,她用里的点了点头。

贺景承过来的时候就看见陈妈坐在外面,眼睛微微泛红,她看不了那样的气氛,所有就躲出来。

“怎么不在里面照顾她?”话音未落就听到了里面的哭泣声,贺景承收回推门的手,靠在对面的墙上点了根烟,“她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说着陈妈站了起来,她似乎想到什么,“她到现在还没进过食呢。”

贺景承将烟熄灭说,“我去吧。”

陈妈自然是高兴的,告诉他准备好的吃食在桌子上的保温饭盒里。

贺景承轻嗯了一声,推门走进来,正赶上沈清澜想要坐起来,可能是扯动了背后的伤,眉不觉得皱了起来,贺景承快步走过来,扶她。“是不是碰到伤口了?”

沈清澜逞强道说,“没有。”

贺景承讨厌沈清澜着逞强的模样,但是看在她受伤的份上也没训她。

倒出保温饭盒里的粥,端到床边喂她,沈清澜知道贺景承的性格,未避免和他有言语上的摩擦。什么也没说,只是很听话的一口一口吃掉贺景承递到嘴边的粥。

沈清澜的表现贺景承很满意,但是念恩不高兴了,这是他的妈咪,应该由他来喂才对,他仰着脑袋和贺景承讲理,“她是我妈咪。”

“所以呢?”贺景承的语气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有种刻意忽视他的身份意味。

“我是妈咪生的,应该由我照她。”念恩理直气壮。

贺景承,“······”

合着他是个外人?

是沈清澜生的才能照顾?哪里来的逻辑?

贺景承被这个小鬼气笑了,他扶着额,这是个难缠的鬼呢。

念恩才不管,伸手就要起够贺景承的碗,可是因为个子太矮,垫起脚也够不到,他生气极了。

这个叔叔是个大笨蛋,大讨厌鬼。

念恩生气了,小嘴唇撅的老高,依旧是不服气的看着贺景承,“哼,我妈咪不会喜欢的。妈咪最爱的是我。”

念恩终于找到了扳回一局的事,妈咪爱的是他。

不然不会那么护着他。

贺景承的表情玩味起来。“这么知道她不会喜欢我?”

“惹妈咪生气了。妈咪都偷偷的哭了。”念恩记得那次叔叔在路边亲了姐姐,后来妈咪哭了。

所以妈咪不会喜欢这个坏叔叔。

沈清澜都记不得,这个小家伙从哪里看到的?

对上贺景承探究的目光,沈清澜窘迫极了。

她垂着脑袋,不敢直视贺景承的目光。

她怕念恩再说出什么让她难为情的话,故意支开念恩,“‘先去陈奶奶那好吗?”

念恩不想去,摇了摇头,“我不能走,我得保护,以防万一这个叔叔又亲······”

一瞬间空气都凝结了,沈清澜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孩子到底什么时候看到的?

贺景承却笑了,摸了摸念恩的的脑袋,“还看到了什么?”

“念恩啊,去找陈奶奶玩一下好不好,妈咪困了。”不知不觉沈清澜的脸都红了,这孩子太口无遮拦了

念恩还是不乐意,但是妈咪的脸都气红了,只好出去,临走前还人小鬼大的嘱咐道,“我就在门外,要是叔叔欺负,就叫我。”

沈清澜说好。

念恩一走,沈清澜就赶紧解释道,“别听他的。”

贺景承挑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什么时候哭的?”

“那个······谢谢救了我和念恩。”她记得昏迷前看到了贺景承,要不是他赶到,这次后果她不敢设想。

而且还她想岔开念恩挑起的话题。

“所以准备怎么谢我呢?”不等沈清澜回答,他继续说道,“要不,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