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人黄app破解版

   1tstrong☆、o743_有点期待

   有些秘境内的灵气环境比较混沌,也可以说是比较凝滞,在这种环境中,当一个人死后,其灵魂无法像在正常环境中那般轻易消散,就像是一滴墨水落入浓稠的浆糊中,要扩散当然不会像在清水中那么容易。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灵气环境的浓稠感往往并不意味着灵气密度很大,因为真正造成浓稠感的很可能是别的物质,灵气只是夹杂在那些物质之中,就像在正常环境中灵气夹杂在空气之中一样。

   ——也确实有灵气浓度极大,大到灵气变成灵液地步的环境,但那非常罕见。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秘境的灵气环境就有些凝滞感,所以很可能当有人死在这里后,他的灵魂一时不会消散,导致其灵力波动也就暂时继续留存。进而导致在临时灵力群中显示其还活着。

   但这并不是成为鬼的那种留存,因为灵魂仅仅是受迫于外部环境而被动地滞留,其意识可能已经溃散了,余下的仅仅是一个空壳灵魂,就像失去了灵魂的肉身一样,当环境生变化后,它自然会解体,没有内部的凝聚力,灵魂是不可能化为鬼的。

   要最大限度维持众人的安,其实最好的方法当然是遇见后就一起行动,因为很显然,在这秘境里,多人配合比单独行动的安系数高很多。

   可惜这个方案当然是没人会同意的,除非所有人都被逼到不跟人合作就必死无疑的地步,否则跨门派合作只会出现在所有人都吃错药的情况下。

   我跟昆仑三人分开之后,心里有点期待。既然三大的人都是在汇合后就点亮了在这里偶遇他人的技能,那么我会不会也传染到他们的技能,从而遇见更多人呢?

   我又看了眼临时灵力群,到现在为止,入群的除了三大之外,就都是遇到了三大的人,似乎那些恢复到独自行动的七大各位依然背负着‘见不得人’的debuff。

   不过,也有可能剑宗药宗他们相互遇见过,只是由于已在群中,所以群内人数没有再添加。

   于是,我还是可以期待遇见这些群友的……好像对这些人也没什么好期待的。

   嘴含花清纯女生唯美写真

   ☆、o744_变数

   之后我又遇到了往生门和赤乌宗,从他们那里没有得到什么新的重要情报,只得知往生门遇见过散修中的那个非鬼修庄琮,虽相互交谈了几句,但往生门还没来得及提灵力群的事情庄琮就离开了。

   很显然,散修依然不愿意跟门派修士打交道。

   虽然说十大和散修联盟经常聚到一起进行同一个任务,但散修与十大之间却并没有十大相互之间的那种默契。不管是暗地里相互拆台但面上保持礼貌的默契,还是在无损自身的情况下能合作就先合作一二但随时准备着拆伙的默契,散修们都没有,或者说,有没有这份默契得看参与该任务的散修的个体情况。

   散修联盟说是一个整体组织,但内部实在太过松散,散修与散修之间可不会像同门弟子那样被养成了相似的处事方向,所以十大每次跟散修联盟一起执行任务,都像是跟不同的组织在一起做事,把不准这次出现的散修是个什么脉。不像十大之间看门派就可以大致推测出其弟子的行为模式:

   赤乌宗性子暴烈绝不忍耐;妖盟随心所欲,说翻脸就翻脸连个过渡都没有;往生门处事平和尽量与人为善,但暗地里挖坑埋陷阱的事情也没少做;窥天门行事古怪,有些动作准确预示了未来,但有些动作却是预言失误纯给自己找麻烦;药宗惯于用交易达成目的,连其剑修在应对事情上的第一选择都是谈判而不会是动手……

   散修与散修有一些因为生存修炼环境相仿而造成的共性,但这些共性却并没有大到成为比较统一的模式。虽然大部分散修对门派修士很排斥,但也有一些散修对门派颇有好感;虽然大部分散修偏好独行,但也有部分散修在有合作机会时会非常积极地促进合作。

   最重要的是,一起行动之前,谁也不知道来的散修是个什么路数,而散修,尤其是低修为散修,数量太多,连他们自己相互之间都没什么交流,门派修士更是难以对他们有整体了解,所以每次需要跟散修联盟一起行动时,大家都会对散修们留一个心眼,就怕他们突奇想又闹出什么不在预料范围内的事情。

   比起门派修士来,散修们总是充满了变数。

   ☆、o745_疯

   当我遇到庄琮的时候,他的状况非常糟糕,不是身体伤势严重,而是精神状态的问题,他疯了似的跟环境对轰,不过倒也让他周围的环境攻击强度低下来了。

   之前我听赤乌宗说他们中也有人试过跟环境硬碰硬,但跟其他方式一样,短时间内能让自己安,可时间一长,环境就像适应过来了一样,将他们折腾得更惨。

   但看庄琮那疯狂劲儿,他这么做却绝对不是短时间。他能坚持下来并不是因为环境对他放了水,而是他已经疯到了没有节制。光地上残留的粉碎瓷瓶量就能看出他嗑了多少药,而且现在他都还在不断地吞药。治伤的、补充灵力的、给身体加防御的、提升攻击力的……

   这种嗑药法,不嗑废了自己才奇了怪了。同时他还在一把一把地使用灵石,大量的灵力从灵石中被吸收到他的身体里,不经过炼化,直接就又用来攻击,他的经脉能在这种无节制的冲刷下撑多久?

   在我看到庄琮的同时,庄琮也现了我;在我为了他的状况而皱眉的同时,他对环境出猛烈一击,让他周围的环境攻击一瞬间部停止。我下意识想这环境被这么欺负了,待会儿的反弹得猛到什么程度?却见庄琮直直朝我冲来。

   我:?

   他的双眼盯着我,仿佛是在看仇人,可是焦距又不对……但攻击是正冲着我来的没错。

   我惯性地避开。庄琮的攻击力虽然强,但是攻击密度比环境的低多了,所以我躲得很轻松,但我的躲避似乎更加刺激了他,他的表情越狰狞,但视线却似乎越没有焦距。

   他更狂躁地对我动攻击,攻击的落点越来越不准确,有些距离我起码还有三米远,在我已经非常习惯此秘境的混乱且密集的攻击后,他的这种攻击越显得没有威胁力。

   倒是他自己,在将攻击重点放到我身上后,环境的攻击失去了压制果然开始向他动反击。他一次次地被击中、连续地被击中、越来越重地被击中。

   他更加没有节制地使用丹药灵石,但是即使是这种自毁式的使用外力,也并不能抵消环境对他造成的伤害,他很快身血肉模糊,甚至断裂的骨头戳了出来。可他依然没有停止对我的攻击。环境对他造成的伤害越猛烈,他对我的攻击就越猛烈。

   但没有伤到我分毫,依然连威胁都算不上。

   ☆、o746_严重的事

   对我来说,杀人偿命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公平观。

   所以上辈子我从来反对取消死刑,因为有些罪只有犯人死亡才能给被害者一个最起码的底线交代,甚至有些罪,我认为简直应该恢复凌迟等刑罚。

   在我的观点中,杀人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为了夺宝而杀人、为了计划顺利执行而杀人等,我个人很难接受。除非有人直接对我的生命造成了严重威胁,否则,不管情况有多么糟糕,我都不会考虑‘杀人’这种解决方法。

   比起这辈子世界土生土长的修士们、比起娃娃时就从凡人界来到修真界的修士们、甚至比起十几二十岁了才离开法治的凡人界来到多靠自我约束的修真界的修士们,比起习惯了修真界‘杀人只是一种手段,充其量只是因为死者无法复生所以需要考虑清楚才能使用的手段’这种观点的他们,杀人于我是一个难以跨过也不想跨过的坎。

   “可见你上辈子生活的地方非常、非常和平安定,即使有争端也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姐这么评价。

   我理所当然地点头:“对啊。是一个说‘我简直想杀了某人’,别人都只会当成玩笑话的地方。而实际上,那么说的人,九成九以上也确实只是在开玩笑或者泄一下不满情绪。”

   比如被迫加班的时候我就总想干掉老板,而事实上,我当然没那么做,也没为了干掉老板而制定什么计划,就是随口一说、随便一想,完了便过去了。

   我问:“在修真之路上,这种想法会是阻碍吗?”

   我爹:“每个人都有愿意做和不愿意做的事情,个人喜好问题,算不上阻碍。只是你这种观点,当你杀了人之后,你很可能会遇到麻烦,甚至心魔。所以,如果你遇到了不得不杀人的事情,动手之前你一定要比别人更加慎重地考虑,一定要在确定没有第二种选择之后才动手,绝对不要等到人死之后才现其实还有别的解决方法。一定不要给自己后悔的空隙。”

   我哥:“也就是,如果你要杀人,一定要确定那人非死不可,否则,你宁可自己吃亏、受伤,吃大亏、受重伤,也别置人于死地。”

   我:“完不杀人可能有高修为吗?”

   我哥:“不杀人算什么,往生门不是还有个宣称不杀生的吗?说是连蚂蚁都不踩死一只?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爹?”

   我爹:“据我所知,从他金丹之后算起,他确实做到了,但我了解的只是公开范围内的消息,至于他私底下有没有杀生,不好说。不过,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往生门的修炼路子本来就跟滥杀矛盾,而如果往生门的部分人在自己的修炼之路中将‘滥杀’定义得苛刻些,他们确实有可能大范围地避开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