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海量免费视频

1tstrong☆、o819_复制

这件假昆仑制服出自万欣,是我扮鬼吓昆仑弟子之一后得到的奖励。其功能是,能够将人的当前造型复制保存下来,以后需要时可以直接调用。

这个造型包括容貌、身形,指纹、虹膜、dna等,更包括修真界看重的修为、灵力纹路、灵根等。又由于这件法器本体是衣服形态,所以它还能顺便改变自身款式,变出各种服装样式。

同一时间这件衣服内只能保存一个造型,可以删除该造型后重新录入新的造型,但每重新录入一次,这件法器就会脆弱一分,变得更容易被人识破伪装,新录入太多次后法器还会彻底丧失伪装的功能,直至损毁。

录入一个造型后,可以多次使用,只要保证使用时的灵力供给,该法器就不会受损,可以反复地用下去。

所以,为了充分挥该法器的效果,最好是只保存一次造型,该造型比较经典,值得多次使用。

我之前一直不觉得有这种称得上经典的造型,虽然该法器还可以复制不高于我修为的其他人的造型然后用在我自己身上,但我对假扮他人又没有兴趣,而且我觉得我坦坦荡荡,也没有必要进行伪装遮掩。

——虽然有时候是觉得自己这张脸招蜂引蝶的有点烦,但烦着烦着也就习惯了,用不着改变。

不过保存上辈子自己的模样真是个不错的点子,不愧是专业的惠菇长老。

我考虑了片刻,换上我哥送我的、据说是大众款的、在散修和混迹于散修界的门派修士中很流行的一套衣服,然后用伪昆仑制服法器将我的新造型复制了下来。复制完成后,法器的外观就变为了那套大众款的衣服。

我将身上的衣服换回到云霞宗制服,然后拎着新款式的法器去给惠菇长老看。

惠菇长老:“还行吧。提醒你几点。第一,虽然这件法器衣服有衣服的外观,也可以当衣服穿,但是我建议你用的时候,穿上真正的衣服,然后将法器披在外面就好了。当你穿着和这件法器同样款式的衣服时,它的外观形态就会消失,会专注地模拟你的长相、灵力纹路等,这样伪装效果会更好。”

粉色房间里的粉色女孩

我点头,它从昆仑制服款式变为大众款款式后,我也现了这一点。同时我还现,因为我现在自己维持着它所复制的造型,所以即使我将它披在身上,它也不会对我进行伪装,而是会安静地自我隐藏起来,不消耗我的灵力,也不画蛇添足地多加一层伪装。挺智能的。

☆、o82o_二三四五

惠菇长老:“第二,我给你的伪装,是基于你对这个造型的认可而塑造的,因为你认可上辈子的你也是你、这个容貌也是你本身的容貌,所以,这个伪装比较牢固。你现在的这套伪装,化神期以下,除非有特殊手段,否则都很难识破。而以后,当你使用你的这件法器进行伪装时,你能瞒过比你修为高一等级的修士。也就是,筑基期的你能够骗过金丹期,但前提依然是,对方没有特殊的洞察手段。记住,每个人都有其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不要光看修为去对人下判断。”

我点头。

惠菇长老:“第三,你上辈子的样貌和你这辈子的样貌,虽然都是你,也确实都是你,但你要分清它们的不同,也要明白它们的相同,划好同与不同之间的分界线。”

这次我迟疑了一下,没有点头,问:“能再说得清楚一些吗?”

惠菇长老:“第四,”

我:“……”

惠菇长老:“我伪装了你的灵力波动纹路,虽然这不会影响与你灵魂绑定的物品对你的认可,也就是不会影响你的储物灵器、小冰雕、毛球等,但是会影响你的部分法器法宝的使用,比如以灵力纹路为钥匙的通讯器,注意及时调整或者找到替代品”

我:“那如果有人放纸鹤给我送信,我能收到吗?”

惠菇长老:“你现在就是灵力纹路变成了另一个人,如果是以灵力纹路为找人规则的纸鹤,那除非是化神期以上的品阶,否则往你本来的灵力纹路送肯定送不到你手上。但如果是像部分通讯器一样,以实时坐标定位传输为找人规则的纸鹤,在你同意接收的前提下,还是能送到的。”

我:“包括送到秘境里?”

惠菇长老:“找茬是吧?你往秘境里送纸鹤或者从秘境里传实时坐标出来给我看看?”

我:“我是说,就是像秘境那样,有一定阻碍的,不一定是那么高封闭性,只是,比如法阵什么的,就是有一定阻碍,干扰了坐标传输。”

惠菇长老:“废话,自己去查坐标传输机制。还需要我告诉你对应玉简放哪儿的吗?”

我:“……还有第五吗?”

☆、o821_形似、神似

惠菇长老:“第五,”

还真有啊……

惠菇长老:“虽然现在的伪装比较牢固,但是这只是外表,包括灵力纹路,统统都只是外表,只是形,要真正瞒过他人,还需要你的行为、言语与外表匹配。”

嗯ser的专业素养,形似、神似。

惠菇长老:“第六,假扮时要敬业,但是,当遇到重大危险时,也要及时脱戏。时刻搞清楚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不要假扮得忘了自己真正是谁了。”

嗯,度的问题。我点头。

惠菇长老:“好了,就这些了,去吧。”

蛮详细的提点,我觉得我可以在任务处找到线索。假如这任务还没有被挂出来的话,我窝在裴峰等,应该也会很快等到答案,因为惠菇长老现在就给我把戏妆变好了,那肯定是限时在三个月之内需要完成的任务。

也许就是我爹之前提过但被我打断阐述的那个任务?

我走出藏书阁,远远地就看到大师兄御剑飞来,他在我面前落地,上下打量了我片刻,问:“小林儿,几个月的?”

……为什么我觉得这问题听着有点奇怪呢?虽然我知道你在问什么。

“三个月。”我回答。

大师兄略微挑眉:“这模样、这声音还真有点不习惯。”

没看出你哪儿不习惯了。惠菇长老说这伪装可以骗过化神期以下,金丹期的你为什么一见到我就一点没犹豫地认出了我呢?

大师兄摸了我脑袋一把:“你那演技,跟熟人一碰面就得穿帮,还不如毛球。”他说着又挠了挠毛球的下巴。

毛球:“喵……”

我:“……”毛球不止变色,连声音都变了。它现在的毛色是土黄色带黑色条纹,依然是短毛,体型比它真正的样子大一圈,像是我上辈子常见的土猫——比如我上辈子楼下面馆里就有一只,又懒又肥且藐视人类。

☆、o822_烂演技

灵兽在很多方面都比修士——包括由灵兽化为的妖修——坚定,它们很少会被外物所惑,不容易陷入幻境,也不会迷失在伪装之中。

所以惠菇长老给我换造型时,她没有随便设置我的外貌,而是先混合了我的上辈子与这辈子,后来更是选择了直接使用我上辈子的样子稍作调整,而在给毛球换造型的时候,她就不会考虑毛球的心理,却是同样以我的感受为准,选择了我熟悉的样子。

这不是在她眼中灵兽没兽权,而是灵兽基本不在意这些。刚改变造型的时候,毛球还新鲜地折腾了一会儿它自己,但就在我换衣服复制造型的时候,它就已经对此失去了兴趣,正常入睡去了。

——我所复制的造型中也包括了毛球,毕竟我会随时带着它,它又与我灵魂相连,算是我的一部分了,那法器复制的时候也就将毛球和我算作一个整体。

除了外形和灵力纹路被伪装外,和我不同的,毛球的修为也被伪装了。显露出来的只有堪堪筑基初期的修为,低了一些。不过这只是表象的压低,惠菇长老并没有封印毛球的部分力量,所以在实战的时候,毛球依然可以挥出接近筑基后期的实力。

——虽然除了训练外,我自己都很少需要力战斗,更别提毛球了。

大师兄:“不过你这伪装本来也就只是骗骗外人而已,不需要瞒熟人,演技烂也不影响。”

你好像又知道很多的样子哈?

我不抱希望地问:“我需要用这伪装做什么?”

大师兄:“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呵,果然……

“再见。”我板着脸说。说完才想起来惠菇长老的提醒,我现在的脸以修真界的标准来看,普普通通,不再有美人特权了,别人对我冷言冷语尖酸刻薄的容忍度就恢复到了上辈子别人对我的容忍度标准,也就是我说话又很容易得罪人了。

而且,当我以这样普普通通的容貌,换下云霞宗制服,也就是不挂着云霞宗的七大光环,更不能用我爹的名头来狐假虎威,我……

啧,不就是当个没背景、没后台、自身还不讨喜的小人物之一吗,上辈子我已经习惯了,这辈子也就只是换个环境再习惯一次而已。虽然习惯需要时间,但我觉得自己还是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