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香蕉

秦炎自然也不示弱,狠狠的回瞪过去。

他的前面站着三名身材高大的妖族,虽然已褪去妖身,化作人形,但从其残存的特征,依旧不难看出其原形,分别是一豹,一虎,还有一条蟒蛇。

秦炎向来与他们不对付,而妖族行事,可没有人类那么多虚伪顾忌,低调示弱只会被视作软弱可欺,所以面对挑衅,他向来是硬怼回去。

反正对方也不敢造次。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妖族,其中以原型是一螳螂的家伙最引人注目,他虽然已褪去妖身,然而却没有手臂,取而代之的是两把巨大的利刃,寒光四射,而背后,依旧保持着一对翅膀。

昆类妖族!

秦炎瞳孔微缩。

不仅是因为这个家伙以前从未见过,还在于,昆虫走上仙途,其实力要远远胜过其它同阶妖怪来着。

似乎察觉到了秦炎的目光,那螳螂回过头,巨大的复眼寒光四射,仅仅是对视一眼,便让人觉得极不舒服。

不过除此以外,对方也没有别的表示。

“鲁道友,可知大王召我们来此,究竟有何要事?”

尽管心中有已自己的猜测,但秦炎还是希望能从其他的妖怪那里,得到更加准确的消息。

惹火少女寂寞时光美艳可人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那长耳碧目的妖族如此这般的开口,明显却显得是言不由衷。

秦炎眉头微皱,闻弦歌而知雅意,对方倒不一定是想要隐瞒什么东西,更大的可能,是有一些话在这里不便细说。

总之耐心等待就是了。

于是他随便找了一个地方盘膝而坐,当着这些妖怪,当然不可能打坐练气,不过稍事休息,也可以恢复因赶路而消耗掉的妖气。

他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而想要迎接挑战,自然要随时保持最佳的状态。

就这样,一夜无事。

期间倒是陆续又有一些妖将来到了这里,一个二个都是垂头丧气,表情上的忐忑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地。

大家也没有什么心情闲聊,各自休息。

直到太阳升起。

丝毫征兆也无,一股庞大的妖气笼罩了整个峡谷。

众妖将纷纷抬起头,脸上露出既紧张又期待的神色,只见一道青芒冲天而起,与之伴随的是令人颤栗的庞大妖气,随后无声无息,那青袍妖修就来到了他们的头顶,却没有一个人弄清楚,他究竟是如何到来地。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妖将与妖帅的实力,那是有若云泥。

“参见大王!”

妖将们部躬身行礼。

“免了。”

那青袍妖修的表情满是得意:“大家远道而来,辛苦了。”

“愿为大王效力。”

“好。”

对方笑得越发欢喜:“本大王赏罚分明,你们只要忠心于我,本王自然不会亏待大家的,今天便有一重要的任务交予尔等,谁若能够替我完成,我必待之若兄弟。”

众妖面面相觑。

心中都觉得不妙以极。

毕竟那个传说在场的妖将谁又不曾听过,原本还抱着万一的指望,或许是自己多心。

也许大王传召自己,是有别的事,可显然这种想法是自欺欺人地。

“不要,我不要陨落!”

突然,尖利的声音传入耳朵,随后一令众妖诧异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一獐头鼠目的小个妖将,一跃而起,向着前面的山峰撞了过去。

随后他的身体融入了山壁。

“土遁术?”

秦炎瞳孔微缩。

随后却摇了摇头,不对,并非土遁神通,还要玄妙许多,应该是这妖将本身的天赋。

显然,他来到这里,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结果没想到真是那最坏的结果,传说前去执行任务的妖将,无一例外部陨落。

早知道就应该抗命逃跑。

他被吓破了胆,于是做出了不智的选择,当着那妖帅的面望风而逃,自然是愚蠢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如果让他逃了,自己的脸往哪儿搁?

青袍妖修的眼中有一丝冰冷的杀气闪过:“找死。”

话音未落,只见他将手掌摊开,一灰褐色的羽毛出现在其掌心里面。

随后冲着对方消失的方向轻轻一抛。

“嗖。”

那羽毛划过一道弧线,闪了几闪,如一道纤细的乌虹般消失不见,随后同样融入了山壁里面。

其他妖将的神色且不提,秦炎看到这一幕,可是表情一紧。

“啊!”

下一刻,惨叫声传入耳朵,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那山壁骤然坍塌掉了,随后从里面滚落下一头巨大的老鼠。

其身高几乎与一名成年人相差仿佛。

其身上的妖气已变得非常稀薄,因为其心脏部位已被那根羽毛贯穿掉了。

眼中满是怨毒,望着那青袍妖修:“总有一天,你会不得好死。”

“蠢货。”

然而他的诅咒,对方根本就视若无睹,从手指射出一道光束,轻而易举便贯穿了那老鼠的头颅。

剩下的妖将无不噤若寒蝉,显然这杀鸡儆猴的效果那是非常不错。

“我最讨厌口是心非的家伙,平常口口声声说效忠于我,关键时刻却又贪生怕死来着,你们是否也会像他一样呢?”

说完那青袍妖修转过头颅,目光仿佛要将每个人的心脏刺破。

众妖连称不敢,哪怕他们心中已对这家伙恨之切骨,但表面上,却不敢流露出哪怕半分违拗不敬之色。

没办法,修仙界弱肉强食,而妖族向来更是如此。

“好,我相信你们的忠心,也认可你们的诚意。”那青袍妖修的表情十分满意。

“我说了,这次是要让你们执行一个任务,而本王也心里有数,在此之前,你们听到不少传说。”

“没错,那些传说都是真的,在此之前已有三十多名妖将,因为任务失败,而魂飞魄散掉了。”

众妖听到这里又是惊讶又是畏惧。

惊讶的是对方居然会丝毫隐瞒也无,坦然告诉他们事情的原委经过。

畏惧的是,传说果然是真的,已经有那么多妖将魂归地府,自己这些妖恐怕也不能免俗。

一时间心中充满了迷茫与惶恐,显得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