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你了茄子视频下载

防盗购买比例50%,4时后显示

他们大神走高端路线, 目前只要有肯德基的代言就有了。

在上高铁之前, 室内设计公司也发来消息,他们的平面设计图出了,要发给客户审核, 江虹飞忙着带孔宣赶高铁, 只将平面图下载到笔记本电脑上, 就带副武装的大神进入商务舱。

百胜集团有保持长期合作的摄影团队,但摄影棚所在地点都是在超一线的国际大都市, 其中最常用的就在沪市, 宁市与沪市距离不远,坐高铁一个半小时就能到, 江建在一天前就把票面信息发给江虹飞, 集团给他们定了两个商务座。

在穿越之前,江虹飞就是一普通穷学生,自然是不可能买商务座票的, 价格是普通座的三倍, 一节车厢中只有6个位置, 他带孔宣进去后发现,6个位置只坐了他们两个,宁市每天有上百列高铁开往沪市,大部分都空空荡荡的。

他们两人, 占据了一整个小包间。

孔宣在进入室内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摘下口罩和鸭舌帽, 一边摘下还一边抱怨:“本座的羽毛都要被帽子压散了。”

江虹飞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对孔宣问道:“大神, 你这两抹头发,是哪一部分羽毛所化?”问的自然是孔宣脑袋上精神抖擞的两簇毛,一簇是绿色的,一簇是红色的。

孔宣并没有感到受冒犯,相反,他高高昂起头颅,自豪得不行:“当然是本座引以为豪的尾羽!”

江虹飞嘴上道:“哦哦哦。”在心中却不由自主想到了上次开门时看见的孔雀,那尾羽大概有5、6米长吧?比起一般的孔雀真的是非常不凡!

想想如果孔宣真的开屏了,大概能吸引到一票摄影师。

孔宣见江虹飞眼神游移,心知他是想到了什么不该想的,大声喝道:“你在想什么下流事!”

短发的世界

江虹飞给他吓了一跳,忽然在耳边炸起的声音让胆子挺大的人类一哆嗦,下意识抬头便看见孔宣再度变得怒气冲冲的脸,他只能道:“我什么都没想啊!”

孔宣气愤道:“你竟然敢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分明……”

他想到自己的原型竟然被眼前人看光了,气到说不出话来,对他这种洪荒第一时代就诞生的上古生物来说,原型被看见,真的是非常非常不得了的事情呢!

江虹飞是个读空气的高手,深知他们不能在这问题上继续下去,接着聊肯定会出事的,便打开笔记本电脑,转移孔宣的注意力。

“大神你看,这是设计师发来的平面设计图。”他将电脑举到孔宣面前道:“你看怎么样?”

让江虹飞想不到的是,孔宣对小董还有印象,他哼一声道:“就是上次那个,因为无法直视本座美貌而晕倒的人类?”

江虹飞谄媚道:“正是。”

孔宣这么自恋,却能接受出门时戴鸭舌帽和大口罩,小董功不可没。

原本,在戴了两次帽子和口罩之后,孔宣就向江虹飞抗议,觉得这两东西很影响他的美貌,自己长得这么好看不就是要让众人瞻仰的吗,遮遮掩掩有什么意思?

江虹飞苦口婆心同他解释,大神就是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如果不遮掩一二出去定会引发骚乱,走在街上司机盯着你的脸看忘了踩刹车出车祸怎么办,如果美貌是武器的话,你的脸绝对是核武器级别的。

在知道核武器是多么厉害的武器之后,孔宣稍微被安抚下来,就当江虹飞说的一切都是为了夸奖他,但之后他也不免嘟囔,人类哪有这么脆弱,会因为他的美貌而产生过激反应。

然而,小董在看见孔宣之后,就脑子一抽,鼻血直流三千尺,要不是他的反应十分迅速,血一定会滴到地上,弄脏地板。

孔宣:………………

有点得意,但更多的是心情微妙,他当时看着小董想,原来人类竟然真的如此脆弱,沐浴在他美貌的光辉之下,竟然流了这么多血,是不是再多看他一会儿,就会出人命啊?

人类是信仰的源泉,对脆弱的人类,孔宣还是愿意多关心关心的,所以之后出门,都不用江虹飞提醒,他就会主动戴上帽子和大口罩,将自己完美的脸遮得严严实实。

江虹飞在心里抹了一把汗,心说终于不用担心孔宣外出引发骚乱了,光是看直播时的观众数以及剪辑视频惊人的转发量,他就知道孔宣现在已经算是社会知名人物,出门一趟想找他签名合影的人肯定不少,一般明星除了机场街拍,大多数时候都很有隐私意识,但这位大神可是例外,他能够意识到在公共场合要遮住脸,可以说是非常了不起了。

孔宣:要保护好脆弱的人类!

江虹飞点开办公室的平面设计图,在看见ps合成的完成图后,他眼中闪过一道惊艳之色,在此之前,他也没有看过小董传来的图,乍一看,其装修时尚而又现代化,与大厦的整体装修风格融为一体,以他外行的眼光来看,可以说是一处错都挑不出来。

而孔宣,虽然他头顶上的挑染很迷,但审美还是有的,不如说如他一般美貌的人,对“好看”与“不好看”有天生的敏感度。

他点点头,居高临下评价道:“很不错。”他又补上一句,“小董既然可以欣赏本座的美,能设计出这样的办公室,情有可原。”

江虹飞:………………

他面无表情地推了下眼镜。

孔宣看着江虹飞不满道:“本座说得不对?”

江虹飞道:“不,怎么会,你这么好看,说什么都是对的。”

孔宣:???

虽然内容不错,但听起来就是怪怪的。

在候客区,有专人来接江虹飞和孔宣,他们一下高铁就被塞进保姆车,保姆车的司机显然是个中高手,在拥挤的沪市街道上还能风驰电掣飞一般地飙车。

大约15分钟后,他们就到了同肯德基合作好几年的专业摄影棚,摄影师与负责人都在等孔宣。

摄影师是个美国人,但在种花国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说了一口怪里怪气却还算流利的中文,江虹飞看见金发大个子,对孔宣解释道:“他是外国人,中国古代好像会将他称为欧罗巴人?”

让江虹飞想不到的是,在听完他说的话之后,孔宣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道:“我知道外国人是什么意思,我也知道美国,他们的天界政府和我们有对接。”孔宣道,“好像是叫天堂?欧罗巴那块的天堂都存在好多年了,就美国的天堂最新。”

江虹飞听了以后说不出话来,心想:对不起大神,我错估了你们政府的发展程度。

金发络腮胡一看见孔宣的貌就怪里怪气地叫起来:“嘿,你成名了帅哥,我天天能在推特上看见你。”

事实证明,美是共通的,是无国界的,种花国有许多外国人,京市和沪市更是外国人的聚集地,他们也会玩朋友圈,也会关注空间,自然就能看见孔宣的吃播视频,然后再发到本国的社交软件上,虽然慢了好几天,但无论是line还是脸书推特,都被孔宣屠版了,霓虹国甚至已经自发性成立了孔宣的后援团。

孔宣听他怪模怪样的中文,挺不高兴的,回头对江虹飞道:“他什么意思。”

江虹飞道:“他的意思是你太好看了,所以小视频不仅在我们国家流传还流传到了他们国家。”

孔宣狐疑道:“真这个意思?”

江虹飞道:“真的。”

孔宣慢吞吞道:“哦。”但是他的下一句话可以说是非常不讨喜了,“我才不需要异域的信徒,他们人都长一个样,谁知道哪个对哪个。”

江虹飞无奈道:“你快点去换衣服拍广告吧。”

孔宣的底子很好,脸上无一处不完美,化妆师犹豫了许久,竟然找不到他脸上有哪里需要修饰,上了粉底和高光,换了一套西装竟然就把他推出更衣室,化妆师扶墙倒吸冷气,大有自己快要失业之感。

而孔宣,无敌的自信让他无论换什么衣服都相信自己超级好看,一出门就高高扬起头颅,对江虹飞道:“你看我怎么样?”

江虹飞比旁边直呼“上帝”的摄影师好很多,但一双眼睛也粘在孔宣身上撕扯不下来,他道:“很好看。”

“我活这么大就没见到比你更好看的。”

孔宣头顶上的绿毛更鲜艳了,他得意洋洋道:“那是当然!”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比本座还美的生物?

他的第一反应是,大神不愧是大神,这么能耐,不仅吸粉能力是第一流的,招黑能力也是第一流的,这才多少天啊,竟然都有极端黑粉了,失敬失敬。

第二反应是,没事,就放他出去吧,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反正撞上黑粉,自己要担心的也不是孔宣大神的安危,反而是黑粉的生命安,五色神光一出,谁人敢与大神争锋?

但不管他的心理活动多丰富,却还是安慰联络员道:“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孔宣出门的。”

肯德基方这才放下心来,千叮咛万嘱咐让江虹飞做好安保工作。

孔宣和江虹飞不在一个房间,但是凭借准圣的听力,想要知道江虹飞正在打电话还不是一件小事?虽然他没有多在意电话另一头的内容,通过从经纪人口中吐出的只言片语也足够他知道海报出了问题。

这还了得!孔宣头上的红毛一下子竖了起来,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红色挑染总会有所反应,明明昨天他还副武装戴帽子口罩出门,就为了瞻仰自己海报上的英姿,也满意地看见周围人类驻足不前盯着海报的痴迷眼神,这一切一切都能满足孔宣的虚荣心。

更不要说他昨天晚上偷偷变回原型站在镜子前,发现自己的羽毛果然更加闪亮了,人类的信仰之力源源不断地传递到他身上,让他一天比一天更好看。

所以,当他的信仰之源出问题时,你让孔宣怎么不在意?

他都不掩饰自己听见了江虹飞的话,走到他面前道:“海报出什么问题了?”

看见孔宣眼角隐隐凝聚着怒气,江虹飞感到头疼,虽然他不担心这位大神被粉丝伤害,但是现在他最担心的却是自己的人身安,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什么叫做准圣的怒火。

江虹飞斟酌再三道:“大神你听了要冷静,千万不要冲出去用五色神光刷人。”

“你的海报,就在今天夜里,都被撕了,现在还没有找到国各地的作案人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

让江虹飞想不到的是,孔宣不仅没有勃然大怒,相反,原本堆积在脸上的不爽之情竟然烟消云散,他嘟囔道:“什么啊,原来是这种小事。”

他意外地宽宏大量,甚至同江虹飞宣布道:“我早就猜到会有这一幕了,没想到会发生得这么快。”

江虹飞心说我都没有猜到你怎么就猜到的,但嘴上还是虚心求教道:“那大神你看是因为什么原因?”

孔宣道:“当然是因为本座长得太好看,那些粉丝才会趁人不备将海报撕下来带回家日日瞻仰,难道还会有第二个原因?”他说到这里还有些不满,“我昨天就觉得地铁站的海报一点防护都没有,迟早要被人扯光,你跟他们提提,也给我的海报弄个玻璃框裱起来,这样才能减少损伤。”

江虹飞:………………

他乖巧道:“好的大神,明白了大神。”

但是心中却在拼命咆哮道:你TM在扯淡啥?

等到晚间直播开通,又是另一番景象,原本孔宣的粉丝们正在他的微博底下搭话题高楼,等到直播间打开,便与孔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666666666666,孔宣小哥哥真的是搞了一个大事情,我昨天晚上路过肯德基时都傻了。”

“还好没有去抢银行,我连保释金都准备好了(汗)”

“wuli孔宣也是牛逼,第一次看见主播可以上肯德基海报的。”

“说起来你们就没人发现今天海报都不见了吗……”

孔宣看见屏幕上的话,也随口问道:“说到国的海报都不见了,讲实话,是不是你们干的?”他说得有鼻子有眼,“就算是极端粉丝也不可能遍布国吧,我猜肯定是你们垂涎本座的美色,偷偷把海报撕下来带回家瞻仰,对不对?”

屏幕上闪过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网友都表示,小哥哥你长得这么好看,说什么都是对的。

然而这只是大多数,在哈哈哈哈哈哈中,有几条零散的忏悔弹幕格外明显。

“对不起孔宣小哥哥,你说对了orz。”

“我真的就一下子没管住自己的手。”

孔宣看到了这几条弹幕,其他网友也看到了,多少人在屏幕后一下子变成doge脸,他们的想法在这一瞬间惊人地同步了。

这也成?

江虹飞也看见了粉丝的忏悔。

他本人责任心挺强,就算做得工作再不尽如人意都会做好他的分内事,更不要说他其实还蛮喜欢当经纪人的,而孔宣又是个前途无量的香饽饽,每一次孔宣做直播,他都会在同一房间用移动设备看,就怕突然出什么问题,他也能帮孔宣解决一二,金牌助理都没有他这么细心。

他看见弹幕时目瞪口呆,脑海中想起孔宣之前同他说的话,难不成又被孔宣大神说中了?

还没等他思考出个所以然来,被他调成震动模式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肯德基方的电话,立马出门接听,还小心翼翼地将门合上,就怕自己的声音影响到孔宣直播。

同他说话的人还是上午的人,但语气中再也不复当时的惶恐,江虹飞听见对方出声就将一半心放回原位,听他这么说话,事情肯定解决了。

接线员道:“撕海报的人我们调查出来了,不是黑粉,也不是有计划的diss行动,他们甚至也不知道有人和他们做了同样的事。”

江虹飞问道:“那为什么撕海报?”

接线员道:“因为孔宣太帅了,他们被男色迷花了眼。”

江虹飞:………………

还真是这原因啊!

在撕海报狂潮过去后,发现了新商机的肯德基方推出了价值88的孔宣套餐,买一次套餐就送一张海报,这一系列一共有四张海报,套餐送海报都是随机的,想要集齐,最少要吃四次。

他们的行为当然是经过了江虹飞和孔宣的同意,为此肯德基又追加了一大笔费用,而海报则从上次拍摄的千张照片中挑选合成,孔宣甚至不用再跑到上海补拍。

即使付了高额报酬,百胜集团依旧赚了个盆满钵盈,一个月内海报加印无数次。

至此一战,百胜集团的高层终于看清了孔宣的价值,恨不得将他当作招财童子供奉起来,二期约隔几天就被送到江虹飞手上,还委婉地表述了他们希望尽快拍广告的诉求。

江虹飞思考一下,也犯难了,他很确定孔宣已经在种花国有了相当热度,是时候给他配一名助理负责生活起居了,光是他一个人,最近已经有些手忙脚乱,如果工作进一步增多,江虹飞无法确定自己能够把孔宣照顾得很好。

说起来,既然发了一笔意外之财,是不是要再装修一个房间,他们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也不是个事啊。

孔宣看见江虹飞在游神,便问道:“你在想什么啊?”

江虹飞说了最重要的:“我在想是时候帮你招个助理了。”

孔宣听见他的话,不免有些得意:“我上次让你顺便帮我招个助理,你说没有必要,现在急了吧,事实证明,听本座的话是不会有错的。”

江虹飞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下次一定听大神的。”但他还是止不住地发愁,考虑到孔宣的身份,给他招助理真是难事,一般明星只担心助理爆黑料,他这已经不仅仅是黑料了,真爆出来招来的不是娱记而是国安局啊!

然而孔宣的下一句话却让江虹飞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你不用烦,助理我已经找好了。”

他道:“是一个熟悉的,知根底的,绝对不会泄露我身份的助理。”

江虹飞早就知道孔宣是天界太子爷,对他能招来人并不奇怪,听他描述,来得一定是仙界之人,这让江虹飞有点好奇。

他道:“来的是谁啊。”

孔宣神秘道:“我就算跟你说了你都不一定认识,不过是个无名小辈。”

然而,真正等到助理下凡的那一天,江虹飞别说是笑脸相迎,他的面部肌肉都僵硬了。

带着中华细犬的儒雅男子对江虹飞作揖道:“在下杨戬,是元凤老师给孔道君派来的助理,请问阁下可是江虹飞。”

江虹飞:“……我是。”

他头晕眼花,忍不住怀疑自己早就扭曲到不知道哪个次元的人生。

这就是你口中的无名小辈???

他都要冲着孔宣咆哮了,把二郎神搞下凡给你当助理,皮一下很有趣吗,大神??!!

相较于大部分天天喊胖要减肥的大学女生,她算是比较有毅力能够付出实际行动的,一吃低卡午餐就是三个星期,而在这三星期中,竟然还坚持不吃晚饭,每次她室友吃饭时看见张丽丽都会感叹:“你真有毅力。”

张丽丽把勺子洗干净抓在手里,从抽屉里拿出支撑架将手机架好,嘴上漫不经心地回道:“没办法,想要瘦就得付出代价。”

她坐在椅子上,伸手在屏幕上点点点,心里想,今天看什么?威风堂堂的剪辑,王大锤的吐槽精髓,还是1分钟看懂小电影?

要不干脆看看直播区有什么人在直播吧,吃饭的时候看帅哥妹子唱歌跳舞好像也挺享受的。

一边想,她的手指一边点开了直播区视频,然而网页一切换,她的眼皮子就跳动一下。

“47万,开什么玩笑?”

直播区现在正在直播,置顶排第一的视频显示有47万人同步观看,而且这数字还在不断上升。

张丽丽当时就挺不高兴的,晋江能成国最大的视频网站,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与那些动辄100万200万人观看的直播平台不一样,晋江的直播平台数据不允许造假,如果找人买了水军,后台一查就能查出来,封掉直播间是绝对跑不了的,所以,各位大神主播的数据一般维持在5到7万之间,而且还一定是在平台上已经打响名气的。

之前有个爆红的小鲜肉在晋江上开直播,观看者是48万,这几乎已经是人数巅峰,现在竟然冒出来一个47万人观看的直播间,实在是太假。

张丽丽才嗤笑一声,就发现这直播间的人已经变成49万了。

靠,这么猖狂!

“什么47万?”她室友听见张丽丽爆粗口,回头问道。

张丽丽道:“就一个从来没有听过名字的主播在晋江搞直播,有40多万人观看。”

室友道:“晋江?怎么可能,上次那个xxx直播不也就四十几万吗?”

张丽丽翻了个白眼:“是啊,肯定是假的。”

室友道:“什么内容?”

张丽丽看一眼道:“靠,太假了吧,竟然是吃播。”

室友表情都变了,定格在想笑却笑不出来,她头凑近张丽丽道:“点开看看呗,看谁脸这么大,一个吃播敢买40万人。”

她点开直播间。

张丽丽:“………………”

室友:“………………”

她们两完忘记了刚才的冷嘲热讽,盯着小屏幕中的男人,说不出话来,与其说是目瞪口呆,倒不如说是像喝了迷魂汤,表情特别虚无。

手机中不停传来主播的声音,与他大提琴般华丽声线形成对比的,是干巴巴的内容:“这是我吃的第10碗饭,他们家的米非常好吃。”

屏幕中不断有一排一排的弹幕刷过,如果不是大部分人都沉迷舔屏,没时间打字,肯定连孔宣的脸都看不清。

但也有些人是从一开始就看孔宣的吃播视频的,现在一餐吃完撑到想吐,神智总算是清醒了一点,可以分心发弹幕,顺便给他刷礼物。

[23333333,这句话小哥哥已经说了9遍,他们家的米非常好吃。]

[没关系,就算是说90遍我也会听的,主播的声音可以说是非常好听了。]

[不不不,我不在乎内容,只要有小哥哥的脸就够了!]

诸如此类的言论已经占据评论区,但是比起不断划过的打赏提示,评论只是其中的九牛一毛。

[“我爱小哥哥”:大人这是人家卖肾换来的深水鱼类,请不要辜负人家,天天直播啊~]

[“想变成小哥哥的内裤”投了10颗深水鱼、雷]

看见10颗深水鱼、雷的提示,张丽丽一抖,也不知怎么的,手指抽筋竟然点在火箭炮上。

[“小丽丽最可爱了”:火箭炮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一颗火箭炮的钱并不多,但是对张丽丽来说却很不同寻常,她从来不会在打赏人上花哪怕一分钱,因为张丽丽觉得,她只要买订阅就足够了,有多余的钱用来打赏不如买一根烤肠。

她的眼睛黏在小哥哥因为吃冒菜而红彤彤的脸颊上,当他张开嘴,将五花肉送进嘴巴时,能看见红色的舌头,以及一小排的白牙齿。

“刺溜——”

宿舍中充斥着吸口水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觉得冒菜好吃,还是单纯因为小哥哥长得太好看而流下口水。

又是一排深水鱼、雷刷屏,中间还间隔着地雷手榴弹潜水炸、弹火箭炮,当然更多的是“想变成筷子上的五花肉”诸如此类的言论。

小哥哥说:“这块肉肥而不腻,绝对是人间美味!”

突然画外音乱入:“这么多人给打赏,你得感谢他们。”

张丽丽想,这声音应该是帮主播拍视频的人,因为距离手机更近,所以这人的声音听起来反而比主播更加清楚。

她一边想,手一边机械地在饭盆里挖,没办法,帅哥虽然语言贫瘠,但是吃饭的样子太幸福,他耳朵脸颊都红彤彤的,饱满的嘴唇上更是沾满了亮晶晶的辣油,头上两簇挑染的毛一跳一跳,似乎表现出主人吃饭时喜悦的心情。

听见画外音的提示,小哥哥暗自嘟囔一句“这么麻烦”,声音不大,但是正在看直播的人绝对能听得清清楚楚。

按理说来,干主播的都会在有人给打赏时念一遍表示感谢,像孔宣这样的态度,是要被观众diss的,然而张丽丽看了一点都不觉得他不识好歹,相反,心还被他的低声抱怨萌得一颤。

他看小哥哥放下筷子,还念念不舍看了碗里的肉一眼,张丽丽在心里咆哮,要什么感谢啊,你让他吃啊,画外音你竟然让他花时间感谢是不是傻!

孔宣看了眼屏幕,发现需要感谢的人太多,就在画外音出现之后,又有许多观众涌入,密密麻麻刷了一大堆地雷火箭炮,就好像钱不是钱似的。

“这么多名字,我一个一个感谢永远也感谢不完啊!”他皱眉头对江虹飞说道,然后非常敷衍地对观众说道,“感谢每一位给我打赏的观众,谢谢大家。”

然后又拿起筷子,开心地吃吃吃,可以说是非常敷衍了。

张丽丽身为给他打赏大军中的一员,在听见来自孔宣的感谢之后,手指点在屏幕上,又是一抖。

[“小丽丽最可爱了”:小手一挥,浅水炸、弹一堆。]

她室友再也忍不了和张丽丽一起看视频,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打开晋江app,她看一眼直播间数字,就一会儿的功夫,观众已经上升到61万了。

她室友嚷嚷道:“我也要给小哥哥打赏,我也要他感谢我!”

即使是一个群发的敷衍感谢也行啊,光是听见就已经非常满足了好吗?

如果是平时,张丽丽肯定首当其中送给室友一个鄙视的眼神,她们宿舍四个人,就数她旁边这位最花痴,在地铁站看见明星海报都走不动路,一定要合照一张才愿意接着往前走,宿舍墙上更是贴了不知道多少流量小生的海报。

她属于很愿意花钱买明星周边的那种大学女生。

张丽丽不太能理解在明星身上花钱是个什么操作,反正给他花再多钱对方也不能记住你,何必呢?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她也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但今天,她算是明白到了,想要给明星花钱是个什么操作。

她持勺子的另一只手往大碗底挖,发出“哐当”一声脆响,酸奶拌牛油果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她吃完了,但小哥哥的视频还没有结束,发誓要和孔宣一起吃到最后一刻的张丽丽又顺理成章从桌子底下拿出被她封存已久的薯片。

明明在开始减肥之后,她再也没有碰过这种高油高热量的膨化食品,今天却破戒了。

但张丽丽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拆开了什么,就知道要吃吃吃。

#小哥哥吃饭那么幸福,怎么能不和他一起吃吃吃呢#

在吃了8份冒菜22碗米饭之后,孔宣满意地放下了筷子。

他看了眼拿着手机不断给自己打眼色的江虹飞,终于想起了对方一开始打得招呼,江虹飞身后,是一脸微笑看孔宣的老板娘,明明已经是40岁的年纪,在看孔宣时,脸上还是带着二八少女才会有的虚幻微笑。

孔宣清清喉咙,开始冠冕堂皇地打起了植入广告:“我现在吃的这家店坐标宁市秦淮区中山南路明瓦廊21号,叫傻得冒冒菜馆,喜欢吃冒菜的朋友可以来尝尝。”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